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读《自然法—理论与实践的反思》之思考
  发布时间:2013-12-16 09:20:26 打印 字号: | |
  马里旦认为自然法是靠禀赋得来,而不是概念推理等等得来。所谓禀赋,是一种类似于神秘体验、诗性感受等等的一种本能。因为自然法是永恒法的延伸,而永恒法是上帝的智慧。所以,人类不可能通过人类理性从概念推理中得到,而只能通过禀赋去感知上帝的智慧,即神圣理性。

  从本体来讲,任何一种自然事物都有其自然法。这个自然法指的是事物功能的规范性运作,这是由他的特殊构造和目的所决定的,它应该以一种恰当的方式使自己的存在属性在生长过程上或行动上得到完满实现。但是因为普通自然物没有自由意志,所以当自然法涉及到人的时候,就是自然法有了道德属性。因此,自然法对于人类而言是道德法。由此我想,自然法的这一原理,是它区分善法恶法以及恶法非法的由来。

  从认识论角度来讲,自然法不是人定法,所以人类认识它是有困难的。人所能认识自然法的方式就是之前提到的禀赋知识。这个禀赋知识是人类天生就具有的一个实践性知识即向善避恶。后面我们会发现,人类在认识自然法的深度和广度上是一个不断螺旋上升的过程。因为是螺旋上升,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历史的倒退。但这不是自然法本身的倒退,而是人类对于自然法认识的倒退。自然法是永恒法的延伸和表现,它一直就在那里,没有改变过。

  同时由于人类对自然法的认识程度和角度的不同,会出现两种结果。其一,人类会对已经认识到的自然法的部分进行夸大,对于未知的部分进行否定;其二,自然法的不同侧面被不同的人所认识,导致他们彼此之间互相攻击,难以共存,而事实上,他们之间是没有矛盾的。至今人类没有达到对自然法认识上的圆满。我不知道,当人类对于自然法的认识臻于圆满或真正圆满的时候,那样的一种法律是怎样的?或许这就是一个乌托邦吧?

  本书的后半部分,马里旦论述了自然法和万民法、实在法的关系以及自然法与人权的渊源。还谈到人类的各种基本权利———生命权、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道德生活完善的权利,以及其它诸如政治权利和劳动权。这些权利都和自然法关于人性的部分有关。

  本书多次提到《神学大全》,多次提到理性被造物以及上帝等等。且马里旦认为,自然法是理性被造物对于永恒法的分享。所谓善恶是圣灵之光在我们心上留下的烙痕。而永恒法是上帝的智慧。

  这就模糊了神话、哲学和法学的界限,你会发现,这些学科,甚至科学与宗教、神话之间,竟然混为一体了。你不禁会想,到底是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一种最本质理念(或者就叫科学)的不同表现方式,还是说,这些精神上的东西,以某种方式,取得了联系。

  如果马里旦或者说托马斯.阿奎那的自然法的基础———神圣理性或者说永恒法是指上帝的智慧,那么,他们整个的自然法的理论基础就是基于上帝。他们当然认为上帝是存在的。那么,作为我们,这个逻辑的起点,这个理论的基础可信否?

  当然,马里旦的本书(假设上帝是存在的),整个逻辑是很完整的,是很顺畅的,就其理论本身是严密的。我们可以借鉴其中很多理论———特别是关于自然法与实在法的关系、善法恶法的划分、人权理论等等。这些理论对我们是很有益处的。但是作为这个理论的整体,我们能否完整地借鉴?我本人存在疑虑。

  马里旦的自然法这本书,逻辑十分严密,合理。但其基础是基于禀赋知识,又基于神圣理性和上帝。就这个自然法的基础而言,到底是因为人类科学还解释不了这个问题,需要借助上帝来回答这个问题?还是由于马里旦本人信仰西方宗教?又或者,正如马里旦所言,自然法本来就不是人类理性创造的,而是真的就是由神圣理性或者说上帝创造的。

  自然法即是对永恒法的分享,其本身是永恒存在的,是基于神圣理性而创造的,又通过禀赋知识而被人知晓。但由于人类知识的有限性,自然法是被不断地被人类认识的。人类在历史的进程中所知晓的自然法越来越多。就本体而言,自然法是永恒不变的,然而就人类对它的认识而言,它却是渐进的和相对的。但直到目前为止,仍未达到完满。因此,有很多留而未决的领域是由人定法来补充和完善。人类理性从自然中破译了自然法,并将它表达出来。而神圣理性或者说上帝(我理解,神圣理性就是上帝的智慧)确保了人类理性的价值和功能的发挥。也因此,人定法才具有了约束力。而在人定法对自然法进行补充的时候,人类对于自然法的第一原则----行善避恶,是自己决定的。我理解所谓人权,后来实际演变成为人的权利,是由人类自身根据行善避恶的原则来规定的。

  总之,马里旦的自然法理论与实践的反思,对于我们研究自然法学派的理论渊源和思路历程是很有帮助的。无论,对于他的观点赞成与否,其中的理论对于我们的借鉴意义是毋庸置疑的。

  作者单位: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网络宣传科